服务热线:0755-2341295

电力低碳发展需要构建全国性电力市场
专栏:公司新闻
发布日期:2013-08-14
阅读量:1311
收藏:
  记者:在中国经济转型发展的形势下,电力改革应坚持怎样的方向?曾鸣:我国目前转变经济发展方式,核心是转变能源发展方式,转变能源发展方式,核心是转变电力发展方式。中国电力要向低碳电力发展,解决大规模可再生能源并网的问题等,必须通过深化电力体制改革,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基础性作用,构建全国性的电力市场体系。要想构建全国性电力市场,必须要有大电网做基础,要在统一优化调度的前提下进行...

4.jpg

  记者:在中国经济转型发展的形势下,电力改革应坚持怎样的方向?
   
  曾鸣:我国目前转变经济发展方式,核心是转变能源发展方式,转变能源发展方式,核心是转变电力发展方式。中国电力要向低碳电力发展,解决大规模可再生能源并网的问题等,必须通过深化电力体制改革,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基础性作用,构建全国性的电力市场体系。要想构建全国性电力市场,必须要有大电网做基础,要在统一优化调度的前提下进行。
   
  这是我从我国基本国情出发作出的判断。我国用电负荷中心和能源产能中心呈明显的逆向分布,无论是传统的火电还是可再生能源的大量使用,都会出现远距离大容量输送问题,这是中国特有的国情。在这种情况下,唯有建大电网,才能满足大规模可再生能源的远距离输送和消纳,这事关中国未来低碳电力目标的实现。
   
  低碳电力对于中国梦的实现是非常重要的。无论是要支撑经济的稳健持续发展,还是减少环境压力,建设美丽中国,都必须解决好能源需求日益增长与常规能源日趋减少的矛盾,发展绿色能源、清洁能源和可再生能源。所以未来,非化石能源要大量并网输送,必须全国联网。国际上的经验也证明了,必须依靠大电网,才能使整体的经济效益、环境效益和安全性最优。
   
  记者:建立全国性的电力市场体系内涵是什么?
   
  曾鸣:大量可再生能源远距离输送和消纳,需要高度、统一的协调,包括安全性、经济性,还有环境容量等的协调,如果各区域按照市场法则进行交易,那可再生能源并网及整体环境效益最优就很难实现了。因此我认为,要在全国联网的基础上,形成国家统一的电力市场体系,进行统一调度和市场交易,这就是全国性电力市场体系的内涵。
   
  记者:电力体制改革已步入深水区,现阶段推进电力体制改革,需要注意哪些问题?
   
  曾鸣:目前电力体制改革的方向还需要深入研究和论证。各方对于市场主体、市场模式、市场结构、市场规则等问题都存在不同的看法,到现在为止也没有一个明确的方案。今年全国两会后,电力监管机构作出调整,下一步要在新的形势下,特别要针对可再生能源大量并网以及低碳化迫在眉睫的客观事实,深入研究和论证市场体系的问题,现在我们还没有走到这一步。
   
  记者:从改革的成本效益角度讲,应该选择怎样的改革路径?
   
  曾鸣:电力体制改革要实现可持续发展,必须慎重考虑、通盘谋划,确保好处大于成本。我认为,从这点上讲,调度分立和输配分开都不能取得预期的效果,反而会带来巨大的改革成本,甚至会给电网安全带来影响,特别是调度独立。
   
  我们曾承担了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《电力调度和交易的管理体制的中外比较研究》课题。经过研究发现,一些国家调度分立,是在电力私有化及产权多元化之后,为了保障电力普遍服务及电网安全,需要有一个权威、公平的调度机构独立运行,这是由各国国情所决定的。这对于我们国家并不适用。我们坚持多年的大安全管控体系已被证实发挥了重要作用,特别是在遇到重大突发事件和重大政治活动时,另外,在很多国家都发生过的大停电,在我们国家从来没有出现过。这都证明这种模式是有效的,调度分立没有任何好处,我们为什么要一味学习西方?
   
  另外,想通过输配分开,培养售电市场,进行多买多卖,缩短监管链条,我认为这种改革模式目前对于我国也是不适用的。多年来,供电企业大力实施普遍服务,有力地支撑了整个农村经济社会的发展和农民生活水平的提高,这实质上是工业反哺农业、城市反哺农村、大电网反哺小电网。如果输配分开后,配电网部分以独立的经济实体进入市场去竞争,而竞争的法则就是盈利和赚钱,普遍服务还会有谁来做?在这种情况下,农村发展就会面临“缺血”,不但会影响新农村建设进程,还会影响全面小康社会建设,无疑会产生巨大的风险。
   
  电力改革首先要理顺电价形成机制
   
  记者:要推动电力深层次改革,首要任务是什么?
   
  曾鸣:要推动电力体制改革,首先要改革电价机制,向市场化方向改革。其次,政府对电网的管理体制,包括投资、项目审批机制等也需要改革,在这些基础上,才能推动电力企业的改革,引入市场竞争。

上一页:智能电网的过去、现在与未来
下一页:震后线路中断,电信抢修及时
欧美黄片在线观看